人菜逼又事多的阿竹
(李大爷)
初三学生党请个假【瘫】
假期里会更的比较多!

【偷猪大队日常】一场由女仆装引发的血案

* 日常ooc

* 狗辣鸡文笔

* cp雷安 瑞金

* 这场景微微的有些熟悉

* 可以说是一个后续了,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女仆装到底是谁的【?】

 前篇

—————— 

1

  雷狮发现安迷修最近一直很早回宿舍。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他只当安迷修这几天被女仆装事件打击得精神萎靡,但是整整两个星期,安迷修没有一天不是早退的,这就不得不让雷狮起疑心了。

  莫非……是被他给发现了?

  雷狮想到这里不禁心头一寒,若是真被安迷修那傻子给发现了,那么往严重的想,自己恐怕要被他记恨一辈子了。

  靠,好不容易快要日到的安迷修,怎么能说吹就吹?

  “不行,不能让他发现!”雷狮当即拍案而起,大声说道。

  “雷狮同学既然这么有精神,不如上台来答一下这道题?”讲台前的丹尼尔老师掐断了粉笔,微笑着看向上课上到一半忽然发神经的雷狮。

 

2

  对于女仆装事件,安迷修一直感到十分委屈。

  他深知那件衣服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可除了雷狮以外,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为是他的,并且从此可爱的妹子们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变态。

  “这明明就不是我的错!”莫名其妙背了黑锅的安迷修十分不爽,并决定亲自逮住那个陷害自己的家伙。

  于是他事先将那件衣服塞在了他下铺雷狮的床底下,随后连续两个星期都早退,就为了等着那位“女仆装先生”自己上门来,然后让他亲手捉拿归案。

  今天依然是守株待兔的一天,安迷修日常以身体不舒服为理由而早退,然后立刻奔向宿舍,拉了灯,躲到了昏暗的角落里。

  

3

  雷狮今天同样也申请了早退,他要赶在安迷修发现之前把那东西给掉包。

  于是他二话不说就跑回了宿舍,看见里面昏暗一片,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是还没到。雷狮不敢大意,立刻想起了自己的首要目的,于是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宿舍里。

  “安迷修,我就对不起你这一次。”雷狮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还对着安迷修的床铺说了这么一句话。

  但就当雷狮准备开始掉包的时候,宿舍的灯“唰”的一声就被打亮了,只听安迷修超大声喊道:“啊哈!抓到你了!”

  “我靠,真倒霉。”雷狮暗骂一句。

  “我就知道是你。”安迷修得意地拿扫把指了指被抓现行的雷狮,“手里拿的什么,交出来!”

  雷狮乖乖地交出了手里的牙刷,无奈地解释道:“好了!我承认,不小心把你的牙刷扔进马桶里是我的错,但是……”

“我靠,你把我牙刷扔进哪了?!”安迷修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雷狮。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知道个P啊!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牙刷扔进马桶里还不告诉我?!”

“我不小心的啊!而且我当时在那边找东西无意间才碰倒了,又走得比较匆忙,所以就忘……”

  雷狮那些个破理由安迷修听都不想听,他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你……洗了没有?”

  雷狮心虚地侧过了头。

“洗……洗了……”

“拿命来。”

 

4

 安迷修对于雷狮这种行为重度鄙视并感到胃里一阵阵地犯恶心,但是这同时也证明了雷狮并不是陷害自己的那个人,于是他们一协商决定继续守株待兔,等真正的罪犯现身。

  刚拉灯没多久,便又有脚步声匆匆赶来,同样也是一到宿舍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准备好,三……二……一……上!”

  听安迷修一声号令,雷狮立刻开灯,安迷修抄起扫把就往那个人身上打。

“等等,别打我!”那人立刻拦住安迷修就要挥下来的扫把,喊道。

  是金的声音。

  雷狮与安迷修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瞬间站在了同一战线上,把金当罪犯一样看待:“没想到是你啊,金。”

“原来你们都知道了……”现场被抓包的金立刻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认罪,“对不起!请千万不要告诉格瑞!”

“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安迷修不太敢相信平时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金私下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我今天早上也是起晚了,就没看清楚,刚刚才想起来……”

雷狮听这话越听越不对劲,他这才注意到金手中的牛奶,当即问道:“所以你是来?”

“换格瑞的过期牛奶啊。”

“靠,搞了半天也不是你。”雷狮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被耍了,而且还是被两个蠢蛋给耍了。

  安迷修见不是金的锅,顿时松了口气,但旋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等等,如果也不是金的话,莫非是……”

 

5

  今天真是安静而和平的一天。

  格瑞回到宿舍的时候,生平第一次看见所有人都在那么安静地看书,不禁欣慰地笑了笑。

  他终于能有一天清净了。没有打架的那种。

  对了,好像忘了什么事?

  哦,得赶紧催凯莉把寄在他们宿舍的女装给拿走,不然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97 )

© 李羡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