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菜逼又事多的阿竹
(李大爷)
初三学生党请个假【瘫】
假期里会更的比较多!

【安雷】诈骗高手

* 日常ooc

* 狗辣鸡文笔

* cp安雷 瑞金

*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章完,如果有人看那就更一下,没人的话继续讲相声【躺

* 最近沉迷猫鼠游戏,所以试着写了一下w

 ——————————

  雷狮第N次越狱的消息传到调查局里的时候,安迷修正在办公桌前悠闲地享受着他的早餐。

  “安迷修前辈!”随着金将门狠狠地撞到墙上,并大声叫着自己的名字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这个早晨注定不安宁了。

  “以后可以敲门吗?”安迷修忍住想骂人的冲动,礼貌地向金建议道。

  “不好了啊!”金完全没有听到这句话,而是三两步就冲上前来,随后玩命摇撼着安迷修的肩膀,满脸写着着急,“刚才重刑犯监狱那边的人说,雷狮在一个小时前越狱了!!”

  “噗!”安迷修一口豆浆喷出来撒了一桌,随后不可置信地看向金,问道,“你说什么?”

 

  安迷修还清晰地记得他把雷狮送进监狱之前,重刑犯监狱那边的某些人曾信誓旦旦地向自己保证过这次绝对不会把这家伙给放跑了,并向他介绍了他们那里警备系统如何如何好,安全系数如何如何高……

  果然都是屁话。

  安迷修毅然放下了手中的早餐,决定好好地去教训一下这帮说谎不打草稿的家伙。

  “诶?你这是要去干嘛?”金见安迷修拿起外套就出门,忙扯住了他的衣服,“去找雷狮的话,不叫上格瑞吗?”

  安迷修挑眉,反问道:“一个小时前才发现人家越狱的,你觉得我们的诈骗高手雷狮会乖乖地留在原地等我们去抓个现行吗?”

  金愣了愣,这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看在组长的面子上,我姑且原谅了你时不时地犯蠢。”安迷修弹了一下金的额头,笑道。

 

  “格瑞组长,来这么早啊!”安迷修刚开门就看见不远处一身白色衬衫黑色西服标配的格瑞正朝这边走来,立刻热情地朝他打招呼。

  “重型罪犯刚刚越狱,你倒是挺悠闲。”格瑞看了一眼门内安迷修糟糕的办公桌,冷声说道。

  竟然把他的热情当成了空屁……安迷修挥起的手尴尬地停留在了半空中。

  “格瑞,你终于来了啊!”金扑上去想给格瑞一个拥抱,却惨遭格瑞冷漠推开。

  “你在这里干什么?”

  “想不到吧,我已经被总部调来特别行动小组啦!”金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徽章。

  安迷修看着俩发小叙旧,不甘就这么被踢出话题,连忙插话道:“组长,雷狮我都逮过好几回了,不会有问题的。”

  “我知道。”格瑞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到安迷修面前,说道,“看看这个。”

  他接过文件夹,将里面的资料给抽了出来,大略地扫了几眼之后疑惑道:“招安?雷狮?”

  格瑞颔首。

  不得不承认,雷狮是诈骗高手,是伪造大师,同时也是个天才。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安迷修还是问了一个眼下他最关心也最害怕的一个问题:“谁……谁去?”

  “最了解雷狮的,不就是你吗?”格瑞无情地回答了他听上去甚至有些愚蠢的问题。

 

  安迷修找到雷狮的时候,他总觉得这次的行动好他妈轻松。

  可能是他在监狱里待久了,逃跑水平下降了许多吧。安迷修尽量地不往“阴谋”的方向去想。

  “前辈一个人进去?”跟着安迷修一起来的金有些担忧地问道。

  “虽然是个骗子,但至少没杀过人。”安迷修这么回答道。

  “那好吧!”金见拦不住他的样子,立刻扣上帽子转身就跑,走出不远顺便还回头朝他挥了挥手,大声说道,“那我去找格瑞啦,前辈你加油哦!”

  靠,竟然被他给丢下了!被扔在原地的安迷修气得跺了跺脚。

  

  雷狮藏匿的地方很没水准,这根本不是一个诈骗高手该有的职业素养。

  安迷修觉得自己常年追捕雷狮,搞得脑子都有点不太正常了。

“又见面了,安迷修探员。”雷狮倒是没跟他玩躲猫猫的游戏,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

“好玩儿吗?”安迷修懒得跟他周旋,直接拿枪口对准了雷狮的脑袋。

“好玩啊,”雷狮看上去意外地十分高兴,他拿手轻轻地压下了安迷修的枪,冲他笑道,“尤其是跟你。”

  安迷修愣了愣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他给戏弄了,顿时有些恼火,用手铐将雷狮扣得紧紧的,并说道:“那就奉陪到底了,恶党。”

 

  安迷修觉得自己逮住雷狮了,又好像没有。

  反正穿着橙色囚服的雷狮看上去根本没个重刑犯的样子。

  “探员有事?”雷狮边对着反光玻璃欣赏自己帅气逼人的模样,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雷狮,”安迷修敲了敲桌上的文件,直入话题,“给你个机会,来协助调查局办案,有兴趣吗?”

  雷狮捋头发的动作停了停,看向安迷修,旋即便肆意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吧安迷修,你这是要让我跟亲手把我送进监狱的条子一头吗?”

  安迷修无视了他的嘲笑,继续说道:“有过先例。”

  雷狮见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这才正儿八经地拆开文件瞎看了看,随后便摸了摸下巴,问道:“那么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果然问到这个问题了。

安迷修想起格瑞先前跟自己说的一句话——

“一个罪犯最想要什么,他就最想要什么。”

“自由。”安迷修只说了两个字,便起身从雷狮的面前离开了。

你他妈千万别给我答应。安迷修临走前是这么想的。

 

  安迷修躺在办公椅上,望着天花板,试图去无视门外的一切喧闹。

  “前辈,雷狮说他要往我桌上扔蟑螂!”金“啪”的一声砸开了安迷修办公室的门,指着门外手捏蟑螂玩具,还冲他热情挥手的雷狮,举报道。

  可恶,来了一个蠢蛋不够,还要多加一个幼稚鬼吗?

  安迷修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他真的扔了啊啊!!!前辈你快救我救我啊啊啊!”

  “滚。”

  他突然想就这么成为嗝瑞。





(最后疯狂安利猫鼠游戏)

评论 ( 8 )
热度 ( 87 )

© 李羡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