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菜逼又事多的阿竹
(李大爷)
初三学生党请个假【瘫】
假期里会更的比较多!

【瑞金】唯有格瑞先生与兔子不可辜负

*  @零源 点的魔术师梗,

* 狗辣鸡文笔

* 24岁格瑞x19岁金,俩视角,然后进度有点快??

* 不不不这次没有什么反转了只是一个普通的辣鸡小甜饼(?)

 ————————

1

  因为飞机的误点,金到达A市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

  他甚至没在酒店停留半步,刚放好行李就在路边打了一辆车赶往当地最大的剧场。

  他此行,是一个人来的。并且是瞒着他姐姐过来的。

  至于此行的目的嘛,其实也算的上是和一位故友重逢。那位故友的名字叫格瑞,如今算得上是魔术界一流的年轻魔术师了。

  他第一次与格瑞先生逢面,约摸着算一下,刚好是七年前的今天,彼时的他还是个幼稚的小屁孩。虽然现在也是。

 

  他一直觉得,能与格瑞先生邂逅是今生最幸运的事情了。

  那时他非常想养一只兔子,但无奈姐姐并不同意,并且她的理由是这样的:“养兔子?根据以前养小动物的经验,你绝对会刚开始热情得不行,天天捧着兔子玩儿,随后渐渐地你就没那兴趣啦,于是照料兔子的责任就担到我头上来了……”

  “最后那只兔子怀着对你的不负责任的怨恨断气了,而你呢,又是伤心了一阵子,随后不久又跑来跟我说想养什么养什么……”

  金没话可反驳,但他很不理解姐姐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于是在满心的难过和委屈下,一赌气就跑出了家门。

  他稀里糊涂地就离家出走了,并且时间越久越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蠢透了。

  看着黄昏渐过,夜幕渐深,连街灯都一盏盏地打亮,他怀疑今晚得露宿街头。金缩在街角,又冷又饿,简直可怜到了极点。

  并且他依然放不下养兔子的念头。

  金随手捡了一块石头,在地上刻起了一只兔子的图案。

  “想要兔子……”他边刻兔子还边低声念叨着。

  

 

 

  

2

  金非常相信这么一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虽然他念叨的是兔子,回响来的是格瑞先生,但既然格瑞先生揣着兔子,那也就差不多了。

  金抬首望向格瑞的时候,他差点以为格瑞就是上天派来给他送兔子的使者。

 

  格瑞将礼帽摘下,随后竟然就在金一眨不眨的注视下凭空从帽子里揪了一只兔子出来!他替兔子顺了顺毛,便将它轻轻地递到了自己的手中。

  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兔子。

  “迷路了?”格瑞问道。

  金愣愣地点了点头。

  “我送你回家。”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语气也平淡如水。

不知为何,金觉得他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好!”他冲格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为什么你能从帽子里变出兔子来啊,你是魔术师吗?”

  “对。”

  “真是太厉害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格瑞。”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格瑞先生啦!”

  “……”

 

  金被格瑞送回家里的时候,姐姐几乎是飞过来抱住他的。

  “你这家伙,都跑哪里去了?”

  “姐姐,我这不是没事嘛。”

  “你再敢乱跑,以后就别提什么养兔子了!”

  “就这一次好不好……”

  等金终于从姐姐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后,他才发现格瑞已经不见了踪影。

 

 

 

 

3

  格瑞对着镜子整了整服装,他看了一眼手表,距离演出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这时,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亮起的屏幕。果然又是金那个家伙发来的一大段消息。

  

  烦人的笨蛋(格瑞给金的备注):格瑞先生!我已经到A市了哦,现在正往你那边去呢!

  烦人的笨蛋:格瑞先生你千万别紧张,我知道你特别厉害的!

  烦人的笨蛋:我的天哪这边怎么还会堵车的我要迟到了怎么办啊qwqqqq

  烦人的笨蛋:格瑞先生我发誓我一定准时到场!

  ……

 

  格瑞立刻关掉了手机。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招惹到他的呢?他仔细想了想,距离刚认识金,已经过去了有七年了。

  他是个魔术天才,这如今已是个公认的事实。

  可照从前来说,他的家人并没有这么觉得。毕竟会允许自己儿子放弃大好前程去变戏法的父母真的非常少。

  他从没忤逆过家人的任何要求,直到遇到了金。

那是第一次,能有人为他的表演而欢呼。

 

  从第一眼见到金的那时开始,格瑞就非常清楚他是个蠢蛋,可是能怎么办呢,天才不都是被傻瓜感动的吗?

 

 

 

 

4

  格瑞想送金一个礼物。

  当压轴戏完美地表演完毕后,本该谢幕并下场的格瑞忽然有了这么一个念头。

  和观众互动这样的环节在魔术表演中并不少见,所以在末尾多加这么一场表演自然无伤大雅。至于那个人选,自然是金了。

  金还以为自己运气能这么好,正好就被格瑞先生给选中了,他像个小粉丝一样激动地跑上台。

  “金,你喜欢兔子吗?”格瑞将耳麦摘了下来,随后轻声问道。

  “喜欢啊!”金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我呢?”

  金听到这句话时,稍顿了顿,看向格瑞,他的表情不似开玩笑。

  噗,格瑞先生还总叫我笨蛋呢,明明我的答案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当然是……

  “喜欢。”

  格瑞笑了笑,轻轻遮住了金的双目,随后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当然,台下的观众是看不到这些的,他们能看的只有格瑞留在台上的两只兔子了。

 

————————

格瑞:我能答应你一个要求。

金:真的吗?!那那那格瑞先生能不能——把我变成一只兔子啊!

看来还是得再养大点。格瑞慈爱地揉了揉金的脑袋。

 

秋:吾弟不孝,伤透我心。

 

 

 

 

 (我觉得亲额头没问题。你们说呢?)

评论 ( 8 )
热度 ( 68 )

© 李羡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