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菜逼又事多的阿竹
(李大爷)
初三学生党请个假【瘫】
假期里会更的比较多!

【宿舍/国王游戏】请问这里是窑子还是精神病院?3

* 日常ooc

* cp雷安 瑞金

* 非常非常辣眼睛,并心疼挤在一堆男生中间的凯佬和祖玛小姐姐

* 招一位能教我开车的师父。【笑容完全消失.JPG】

* 我我我真的是真爱粉……

第一篇  第二篇  第四篇

 ————

  在格瑞和嘉德罗斯接连遭殃并从此没脸见人之后,第三轮游戏在假装紧张的气氛中开始了。

  “好了,K在我这里。”第三轮发牌结束后,拿到K的凯莉十分淡定地将牌翻面,摆了出来。众人不得不小小地担忧了一下。

  当然他们的担忧并非全无道理的,毕竟那可是凯莉啊!世界欠她一个“搞事女王”名号的凯莉啊!

  于是担忧之余,又多了对于想知道哪个倒霉蛋会被凯莉大佬玩死的幸灾乐祸。

  “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凯莉敏锐地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问道。

  所有人同时移开了视线。

“咳咳,我觉得游戏重在参与嘛,不如这样,咱们一起给6画个恶心点的妆,然后让他去亲9号吧。”说着她开始在手机上找起了化妆教程。

  “别找了,”嘉德罗斯把凯莉的手机给压下来,说道,“化妆而已,哪有什么难的。”

  ——

  不幸地翻到6的安迷修并没有像先前嘉德罗斯那样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相反地他竟然还有些期待和兴奋,因为他知道即将要被他给恶心死的那个9号就是雷狮。

  想到这儿,安迷修不禁得意地搭上了雷狮的肩膀,道:“过会儿你可不能逃。”

  “你别逃就行。”雷狮并没有理会安迷修的刻意挑衅,而是答了一句他并没有听懂的话。

  “什么玩意儿……”安迷修嘲讽不成,自然有些失望。

  “那好,有谁自愿给安迷修化妆的?”凯莉对于抽到这两个人的结果十分满意,于是拆了一根棒棒糖,俨然一副看戏大爷的模样。

  “我我我!”金还是最积极的那一个,不等她话音刚落就举起了手。

  随后他照旧扯了扯一旁格瑞的袖子,道:“多有意思啊,格瑞你也一起来嘛。”

  “不要。”格瑞也照旧回绝得很快很干脆,并推开了睁着大眼睛期待地望着自己的金。

  “别这么无趣嘛,好不容易这么多人一起玩个游戏。”

  “说了不要。”

  第三回铁定上钩。众人算是熟悉了这俩发小的相处模式,猜也猜得到。

  “求你了……”

  “真拿你这笨蛋没办法……”

  格瑞为自己对于金的零抵抗力而感到悲哀,并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如是发誓:下次,下次一定能忍住!

  当然那是不存在的。

 ——

  算上被金强拉过来的格瑞,将要给安迷修化妆的总共有六个人,安迷修看着面前这么多人充满恶意的眼神,他这才感到微微地不妙。

  “等等……这么多人吗?化妆什么的一两个人就够了吧……再说这里也没什么能用的化妆品是吧……哈哈……”

  “这不有笔嘛。”嘉德罗斯理所当然地说。

  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佩利和帕洛斯就立刻冲上去一左一右拽住了他。

  “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你也别反抗了吧?”帕洛斯朝安迷修笑笑,用听似温柔实则不怀好意的声音这么劝道。

  “对对,安心当一只待宰的羔羊吧!”佩利欢呼。

  “我靠没见过你们这么过分的啊——等等嘉德罗斯你别——”

  “渣渣你别给我乱动,都画歪了!”

  “哈哈哈祖玛你快看我画的好不好看啊!”

  “快过来帮我扯着这货,我要在他脸上画个小乌龟……”

  “噗,格瑞你画个箭头是什么鬼啊,一点也不好看啦!”

  “那你就别看。”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笑一个!”

  镜头前的安迷修脸上已经涂满了彩色的颜料,完全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了,眉心是格瑞画的一个向下的箭头,金还在箭头上面添了“没马”两个字,左脸写着一个大大的“渣”字,一看就是嘉德罗斯的手笔,右脸趴了一只意外地画得十分好看的小乌龟……

  负责化妆的六个人觉得非常完美,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安迷修狠狠地砸了手中的镜子,在心里不停地说着要忍住……目标是恶心雷狮,忍住就行……

  于是他放下羞耻心,冲镜头比了一个热情的v字,随后看向已经笑得倒地不起的雷狮。

  “你给我起来。”安迷修扯起没了半条命的雷狮,有些生气。

  雷狮站稳身子,深吸了一口气,这次总算是停下来了,他严肃地看向扔出去能吓死人的安迷修。

  安迷修既然下定了决心要恶心死这恶党,就得做到极致。于是他故作害羞地上去蹭了蹭雷狮。

  安迷修可以说是完全扔掉了自己的羞耻心,并干了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恶心的事,把这辈子的脸都给丢光了,末了他才心满意足(?)地贴上了雷狮的唇,并自动忽略了他怪异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恶党你有没有被我恶心到啊,说了不准逃的啊!

 

  等等,你怎么还不停手啊,没要求亲这么久吧?!

 

卧槽,大哥,这儿还有人呢,咱能要点脸不?

 

安迷修到最后已经是拼了命地把疑似发情的雷狮给推开来了,并且他终于知道雷狮先前跟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啧,真亏你亲的下去。”嘉德罗斯在一旁嫌弃地围观着。

  “紫堂,这次拍视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凯莉一拍紫堂幻的肩,郑重地说道,“任重而道远啊。”

  “哎??我吗?”紫堂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地问了一遍。

 

  后来这段羞耻的视频没用凯莉那几万粉丝的账号上传,而是用紫堂的小号在圈内发了发,不过所有看过的人都默默点了收藏。

  视频底下还接了一条队形:紫堂你变了。

  

            —TBC—

评论 ( 35 )
热度 ( 405 )

© 李羡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