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菜逼又事多的阿竹
(李大爷)
初三学生党请个假【瘫】
假期里会更的比较多!

【雷安】一个骑士突然失去了他的理想

* 日常ooc

* 国王x骑士

* 是 @暮色 点的梗啦,听说你们很喜欢皇骑,其实差不多,凑合着看看哈哈哈哈 /捂脸 

* 狗辣鸡文笔

* 我突然发现我不会写小清新了,我忍不住要把文风往偏的拽qaqqq,希望这并没有使你们感到对皇骑无爱或者对我无爱吧。

 ————————

1

  雷狮是个讨人嫌的国王。

  他年纪轻轻就登上了皇位,从此皇宫再没有一天安宁之日,他身边的亲卫更是可怜,几乎没有一个不是被他百般刁难捉弄,最后不得不请辞回乡的。

  针对这一现象,群臣不得不在皇宫后边的小花园里严肃地商讨了一下,最终决定花重金找一个能治得住,或者只要能忍得住国王种种过分行为的骑士。

  不然,遭殃的可就是他们了。

  不过他们只能堵上一切招这最后一次,如果这事儿没成,那也就能听天由命了,所以他们对于这名“最后的骑士”寄予了厚望,要求自然很高。毕竟他们也不傻,不是花钱请人来吃白饭的。

  于是经历了多重十分严格的考核(并没有)之后,最终有一位运气最好的名叫安迷修的骑士脱颖而出,荣幸地成为了国王身边唯一的一位亲卫。

 

 

 

2

  安迷修第一天没见到国王,而是被群臣拉去了小花园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全都是如何防患于未然啊,陛下给的零食绝对不能吃啊,如果陛下突然叫你去房间那一定是有诈之类的。

  简直和师父说的一模一样。安迷修没用心听,一心想见见这传说中日天日地的国王到底是多么可怕。

  然而第二天他见到国王真容的时候,竟然有些意料之外。他看上去十分年轻,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红袍加身,头顶皇冠,乍一看跟普通的君主几乎没啥区别。

  但是安迷修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奇怪,似乎是在藐视,又似乎是在欣赏什么艺术品,总之,这不该是一个国王看待自己骑士的眼神。

  安迷修有些紧张。

  良久,雷狮终于开口了:“你就是那群老头子新找来的骑士?”

  “回陛下,是。”

  “看上去挺普通的嘛,”雷狮起身,走到正行着骑士礼的安迷修跟前,微微俯身,抬起他的下巴,道,“那就跟你讲讲在我面前绝对不能触犯的忌讳吧。”

  “首先,你不能称呼我为‘陛下',必须直接叫我名字。”

  “什……”安迷修愣了愣神,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给打断了。

  “其次,我要是骂你你不能回嘴。”

  “第三,你不能违抗我的命令或者拒绝我的任何邀请。”

  “第四……”

  ……

  “最后,你要是敢跑,我就宰了你。”雷狮说到最后一条的时候,捏着安迷修下巴的手不禁用了用力,“听懂了没?”

  “听懂了……”安迷修被他说得有点头昏。这难道就是皇室的生活方式?怎么跟自己想得不太一样……

 

 

3

  安迷修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噩梦大致是从第三天开始的。

  从清晨开始,安迷修就像个贴身保姆一样一刻不停地照料着雷狮,之前满院子跟自己聊天的下人不知为何如今连个影子都没了,只剩下自己忙东忙西,马不停蹄地打扫着卫生,还要厨房卧室两头跑,而雷狮呢,昨天还好好地恐吓自己呢,今天就跟个残废一样瘫在床上动也不动了,还得时不时地去把他给叫醒,或者随时提防着他的恶作剧。

  “安迷修,我要喝水!”

  “安迷修,我饿了!”

  “安迷修,给我拿本书过来!”

  “安迷修……”

  雷狮的声音在皇宫中荡来荡去,余音绕梁而三日不绝。(你语文老师不承认有你这么一个学生)

  “我的天……”整整一天,安迷修片刻休息都没有。

  到了晚上,他总算把祖宗给伺候舒服了,二话不说直接躺到了地上。

  “这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他自言自语道。

  “那你想象的是怎么样的呢?”雷狮的声音传来。

  安迷修一惊,立刻起身看向身后的雷狮。他坐到自己身旁,意外地没再刁难自己。

  “想交个朋友而已,有那么难嘛。”

  一听到这句话,安迷修顿时觉得,雷狮一定有很多心酸的故事,不禁替他小小地难过了一下,于是他安慰道:“不难,我就可以。”

  雷狮微微动容,看了他一眼。他觉得安迷修蠢得可怜。

  “那我改变主意了,”雷狮边说着,边凑到安迷修的耳侧,压低声音道,“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任我蹂躏吧。”

  他咬了一口安迷修的耳朵,终于露出了计划得逞的那种狡黠的笑容。

  “你想干什么?!”安迷修被他突如其来地这么一挑逗,耳尖顿时红了,有点慌张地质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嘛,干你呗。”

 

  于是,骑士被迫与国王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为什么我写到最后文风突变?哈哈哈哈我怎么知道。)

评论 ( 12 )
热度 ( 131 )

© 李羡竹 | Powered by LOFTER